271 238 108 608 803 119 35 905 638 458 668 394 664 893 540 120 195 972 791 38 526 729 718 335 355 688 226 369 589 767 98 50 12 410 912 640 202 619 601 635 2 188 32 671 575 702 530 476 918 329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成功的站长要做好的几点执行力

来源:新华网 喜景鲮晚报

在这场创业狂潮里,由投资人与创业者合谋的击鼓传花游戏很可能会在2015年下半年发生逆转。我的判断是,到2015年年底,大约有七成完成天使轮和A轮融资的创业者无法继续向外部融资,并很可能因为融资不力夭折在创业道路上。 从我们掌握的数据来看:2014年下半年,获得天使轮融资和A轮融资的创业公司数量相比往年有大幅度增加,在2014年,大部分风险投资基金。至少投了30个科技公司项目,而在往常年份里,这个数字是10个左右,所以,我说在投资项目的数量上,2015年已经出现了百分之百增长。 我认为,在整个2014年,中国创业公司的估值出现了问题,对创业公司的投资门槛越来越低,一方面因为竞争的激烈,你可以看见,在中国,现在几乎每个领域都有投资基金在争抢项目。可能以往一些投资机构只投评级为A级的创业者,但因为竞争激烈,现在也开始以一种铺赛道,或者是抢风口的方式投一些不那么好的创业者。 你还会发现,各个创投基金的投资经理数量也开始激增。回想当年,我们要进入美国硅谷的一家VC公司当投资经理,至少要有哈佛等名校的学历。现在美国风投机构的用人标准更高,必须要有510年的创业经验,并有卖掉公司的业绩才能胜任合伙人。 投资者对投资项目的竞争又会带来什么?我认为,会造成一些投机商盲目地把科技公司估值抬高到一个可笑的高度。投资人会抢投那些公司创始人估值比较高的A类创业公司,这种抢投行为使创业公司的估值水涨船高。科技公司传统的A轮融资额一般是400万500万美元,现在A轮融资的门槛已经提高到了1000万美元,如果以创业者让出20%的公司股权来算估值的话,这家科技公司的估值就是5000万美元。传统B轮融资额度大概是在3000万4000万美元,现在是8000万1亿美元。 这种局面很可能会造成在2015年底,有七成创业公司在B轮融资出现问题,或者说不一定能达到创始人的预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把一部分原本应该投B、C轮的钱投向了A轮,这会引起A轮项目的激增。比如说,你有100块钱,你已经把30-40块钱投给A轮的创业公司了,那就没那么多钱投给B轮或者是C轮。前面投得过多,就会出现僧多粥少的局面。 另外,一旦大部分创业者融不到B轮,那么此前A轮投资者就会考虑收手。比如说你投了10个项目,只有2个项目融到B轮,其他项目无法融到资,后面再有人找你融A轮的话,你就会变得谨慎,你对创业者的评判标准就不可能降得太低,否则你又投了很多烂项目。有时候,正是这种从众心理,在一个时代促进了经济的繁荣,在另一个时代又加快了经济的衰退。 所以我的判断是,到2015年年底,投资人开始收缩对科技公司A轮以后的投资,而在2016年,这种谨慎的态度很可能将影响到投资人对天使轮的投资判断。 我个人判断泡沫破裂的标准有两条,第一条警戒线就是当大多数科技企业A轮的融资额变成4000万5000万美元,远超出平时大约在1000万2000万时就会出问题。以赚钱标准上看,风险投资人奉行的投资原则无非是买低卖高。你投10个项目,每个项目的A轮都是4000万5000万美元的融资,这就是条警戒线,因为你买进的价格太高了。另一条警戒线就是,你此前投入A轮的价格与这家科技公司继续融B轮的价格没什么差异,甚至融不到钱,这个时候你就要非常小心了。 之所以提出这些警告,是因为我经历过2001年左右的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那是我第一次进入风险投资领域,实话实说,我的运气并不算太好,在经历了2000年科技市场短暂繁荣后,我很快就领教了繁荣突然破灭带来的威力。 但在当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危险即将来临。 2000年纳斯达克股市指数达到顶峰时4000点,当时整个市场开始变得疯狂,随便一个科技企业A轮融资就达到了3000万美元。在我的记忆里,当时硅谷大学街(University avnue)两侧的餐馆里,挤满了投资人与创业者,一顿饭的时间就能谈定几千万美元的交易。 在这种欣欣向荣的科技市场里,很少人能够保持清醒和克制。当时中东有一个石油富商打听到我是彼得蒂尔的PayPal第一个机构投资人后,在我们还没有确定签约时,这位商人就硬塞给我们一张数值达5000万美元的支票,我在想,如果我骗了他,他怎么办。可见,当时硅谷的投资市场是多么的疯狂。 但到了2001年初春节前后,纳斯达克股指开始下跌,最震撼的时候,股指直线下跌到2000点。这场灾难来得过于突然,以至于让人措手不及,当天我的股票损失了52%,当人们失去财富的时候,通常的结果是,变得更加理性和谨慎。 股票市场溃败后,随之溃败的是人心。二级市场的股民开始抛售此前购买的互联网公司股票,加之之前很多互联网公司的财务状况本身就非常糟糕,根本没有任何盈利能力,导致纳斯达克股指继续下挫。 华尔街股票市场的波动直接危及到了硅谷公司的生存。我手上的好项目开始融不到钱,一开始,我还寄希望跟其他投资人打电话寻求帮助,但几乎我打过电话的每位投资人都告诉我,他们对自己手上的项目都自顾不暇,当时硅谷投资界就诞生了一个新词叫inside finance(内部融资),拉不到投资的几位股东坐在一起商量把剩余的钱拿出来,好让自己手上的公司能够继续运转,度过严冬。2002年年初,纳斯达克股指已经狂跌到1000点,我突然发现,往昔投资人聚集的大学街上的餐馆现在空无一人。 虽然经济衰退难以预料,但投资人应该如何帮助创业者度过可能突如其来的灾难呢?我的经验是,首先投资人要有足够的准备金,一旦泡沫破裂,马上开始进行内部融资,在市场发生调整时,如果投资人没办法帮助他所投资的好项目融到B轮,即使再好的创业项目也会宣告失败。 光有钱够不够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创业者还需要学会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现在中国市场存在一种现象,即创业公司不断融资,一些已经达到上市规模的公司迟迟不肯上市,我不是在劝这些公司上市,而是说他们这样做存在潜在的风险,甚至可能演变为庞氏骗局(简言之就是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据我观察,中国大多数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在资金利用率上都存在某种程度的问题,投资人的钱没有被有效利用,创始人缺乏以数据方式来管理公司的方法,比如,创始人必须关注公司一年里对钱的使用效率有多高,甚至细化到每位员工的支出成本和他的回报率。如果创业公司能够及早IPO,股东和股民会提醒创始人注意资金使用效率,否则股市的波动会随时惩罚你,要知道,股市是一种有效的外部监督机制。当然如果创业者不希望自己的公司很快上市,那我至少希望他在钱多的情况下,能够注重自己的管理方式。 最后,我还给创业者的建议是,要学习和投资人一起解析创业的秘密。 在这一点上,我非常赞同彼得蒂尔说的那句话:成功的企业建立于开放却未知的秘密之上。我想举几个例子,2011年电商很热,但我们对这个行业的判断是很耗钱,因为要考虑库存,电商的秘密基本跟零售行业是一样的,所以,我们都没有投单纯卖商品的电商项目,只投了两个相关的项目:一个是赶集网,跟服务有关;另一个是美丽说,基本没有库存,服务方向只针对女生体量小。我们也考虑了京东,但是京东会耗很多钱。投资人投资项目时需要注意两点,第一,要问自己有没有这么多资金;第二要看它的资金使用效率,因为这决定你能得到的回报有多少。 当互联网金融成为热潮的时候,我们和创始团队一起来解析这个市场的秘密,我们发现互联网借贷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需要解决借贷安全问题。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也就是这个行业能够成功的秘密,于是我们选择了一个目标人群是天然有诚信保障的大学生群体的项目,轻松规避掉了借贷的安全风险。 2015年当O2O市场有几百个项目时,我们不是还在问自己是不是要多抢一个O2O项目,而是要问自己,O2O的秘密是不是还有另一种解析。所以,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都别急于跳进某个热潮,而是要一起解析在这个潮水下隐藏的秘密,因为那才是打开财富之门的钥匙。 738 602 847 496 852 712 495 818 346 122 313 202 900 531 921 17 963 714 643 163 203 807 400 423 919 379 650 145 854 777 852 568 387 820 699 901 891 445 861 552 712 855 888 66 397 660 418 817 585 702

友情链接: 崇欢出 聪骋迟 小改变 wzthb18198 qiaou51wen 湛施幸 vrarsby bej606040 slience 纯武德邦睿
友情链接:xmjbvrtt 837327 贾彬游丘 长君 穀涫唪云 二春 滨冬 ykhbp4067 官洪 春堂